400-0088-340 官方QQ群:234745001
微信交流群:
手机上丰投网
首页 > 行业资讯 > 网络小贷催收的“春天”:网络仲裁成本低至40元

网络小贷催收的“春天”:网络仲裁成本低至40元

发布时间:2017-12-07 来源:丰投网 作者:丰投网网宣部

 近日,清流Club发现了一种消金贷后处置的“神操作”——互联网仲裁。

 

仲裁是解决借贷纠纷的法律方式之一。据深圳某仲裁委员会法律人士介绍,由仲裁机构通过仲裁出具的裁决书同样具有法律效力,消金机构拿到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决书后,作为申请执行人可以向被执行人(借款人)住所地或财产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而互联网仲裁有别于传统仲裁,从提出仲裁申请、立案、答辩、或反复请求、仲裁员的选定和仲裁庭的组成、举证质证、辩论、仲裁审理及仲裁裁决的做出等程序均在互联网上进行。

 

目前正处在监管政策收紧的风口,如何提高催收方式的合法合规性以及催收效率,是消金机构必须正视的问题。此时互联网仲裁的出现,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说法,“几乎是为了消费金融而诞生”。

 

据了解,虽然这种模式在业内刚刚兴起,尚未大规模普及,但用钱宝、微贷网、奇速贷、先花花、红岭创投等部分消金平台都已开始进行尝试这种新兴的贷后处置方式。

 

“我们一个月不到已经处理万余笔逾期借款了,还在持续增加中。 ”杭州互仲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互仲科技)的负责人称,互仲科技的业务模式是为消金等B端机构对接仲裁机构,针对其借贷纠纷和不良资产申请互联网仲裁,在线上批量处理。

 

除了互仲科技对接的衢州仲裁委员会外,清流Club还了解到,目前仅广州仲裁委员会、汕尾仲裁委员会(深汕国际仲裁院)(下称深汕仲裁院)等极少数仲裁机构能够开展互联网仲裁业务。

 

互联网仲裁关键词:批量处理、一裁终局

 

关于互联网仲裁的特点,上述法律人士表示:“与法院诉讼不同,仲裁可以由当事人双方提前约定进行争议处理的仲裁机构,没有地域限制,另外,仲裁机构出具的裁决书具有‘一裁终局’的特点,即以一次性裁决结果为准。”

 

此外,互联网仲裁的另一个特点是,可以通过线上业务系统,根据同案类裁的方式进行批量处理,同时可通过网络邮件、短信等方式通知借款人应裁、送达裁决书等。

 

因此,互联网仲裁模式适合处理拥有线上证据链、标的额度小、分散的案件,跟消费金融领域的线上商品分期、现金贷产品特征完全吻合。

 

“互联网贷款案子多,金额小,通过法院去做诉讼成本很重,”深汕仲裁院院长李作平回忆,正是看到了消费金融贷款的这些问题,他才产生了做互联网仲裁的想法,今年5月,深汕仲裁院开始开发线上系统、尝试互联网仲裁。“通过网络仲裁做一个案子的成本低了很多,时间、人力成本也节约很多,而且不用多次审理。”

 

互仲科技则属于最早进行此类业务撮合的平台,不但通过仲财通提供线上业务系统,同时会在线上整合证据,生成申请书之后,再系统批量提交仲裁申请。

 

据了解,仲财通处理的案件标的额度为1000元到20万元,集中在1000-2000元的小额贷款

 

“但这个业务是有置后性的,”互仲科技的负责人称,互联网仲裁的服务模式需要合规前置和业务对接的过程,需要出借人在合同条款中与借款人约定纠纷处理方式和仲裁机构。今年67月份仲财通上线之后,经过几个月的前期对接准备,其业务刚开始起量。

 

“借贷金额较小且逾期时间较长,经过机构前期催收后仍未还款的客户适合该种贷后管理方式。”奇速贷法务负责人称。

 

5-7天出裁决,成本从10000元降低到40

 

在贷后处置环节,为了解决用户逾期问题,消金机构通常采用电话催收方式,此前,由于成本高、效率低、执行难,几乎没有机构采取向法院起诉或申请仲裁的方式解决借贷纠纷。

 

“一般在线下通过法院进行诉讼,每个案件最低司法成本需要10000元成本,”互仲科技负责人表示,互联网仲裁的费用则大大减小,通过仲财通在线上批量申请的案件,还可减免最低400元的案件处理费。

 

以衢州仲裁委员会为例,根其官网显示,仲裁费用中包含案件处理费和案件受理费,案件处理费为案件受理费10%,最低400元/件,适用《衢州仲裁委员会网络仲裁规则》互联网金融仲裁特别规定程序的免收案件处理费;案件受理费则最低40元/件。

 

来源:衢州仲裁委员会官网截图

 

此外,在案件审理效率上,互联网仲裁也有很大提升。据互仲科技、深汕仲裁院等负责人介绍,目前通过互联网仲裁从申请仲裁到出裁决书,一般仅需要5-7天左右时间。

 

M2催回率20%,强制执行效果大别与从前

 

在奇速贷法务负责人看来,互联网批量仲裁形式是在贷后处理方式的正当性上替代了暴力催收,在成本、效率上解决了以法院起诉方式带来的人力物力大量投入的问题。

 

同时,他也强调此类模式存有其短板。比如严格的证据链要求,合规手续提前完善,较强的专业性使得机构从前期准备到真正批量仲裁完成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周期。此外,裁决后线下法院执行、执行法院分散性也造成该种方式存有一定的弊端。

 

对此,互仲科技方面坦言,“如果跑量的确需要三个月,不跑量的话实际上会很快,做好前置服务,新的借款协议上线,就适用于仲裁了。”

 

而另一些消金机构受访人士告诉清流Club,他们对互联网仲裁不太接受,主要担心最终“执行效果差”。

 

据悉,最高人民法院201412月正式开通网络执行查控体系,目前已与中国人民银行、公安部、交通部、农业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腾讯、支付宝、京东等部门单位完成了网络查控对接,实现对被执行人在全国范围内的银行存款(包括网络银行)、车辆、船舶、证券、身份证件、组织机构代码/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工商登记、人民币结算账户和银行卡消费记录等信息的查询和部分控制。

 

这就意味着,消金机构拿到裁决书后,可通过法院强制执行部门直接从借款人可查到的银行账户、微信、支付宝账户等处直接按照裁决书执行扣款。

 

某现金贷平台人士透露,其内部数据显示,从20178月接入互联网批量仲裁,到11月份首批M2的裁决,截至目前该部分数据显示回款率达到20%,而此前通过传统催收方式催收,M2的催回率仅在10%左右。

 

“从该部分数据可以看出该种方式亦可做为主要贷后管理方式,此外,不同类型的逾期资产处置以及多方式的贷后管理措施和互联网仲裁方式的结合效果,仍在观察中。”

 

“现在的强制执行效果的确大别与从前,”上述深圳某仲裁委员会法律人士反映,虽然强制执行本质上存在执行法院分散的问题,由于近年来相关体制逐渐完善,目前法院执行部门已可以通过互联网方式实现“一键执行”,对消费金融类案件,则进行批量执行。

 

对于部分金融机构不愿积极配合当地执行部门的情况,相关部门将给予处罚。据媒体报道,201711月,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就因未及时履行协助执行义务——协助划拨被执行人存款,被陕西省岚皋县人民法院开出40万元的罚单。

 

20137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当收到裁决书的借款人通过某些手段避免履行义务时,将被公开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在出行、投资、置业、消费、网络等各领域受到限制。

 

互仲科技负责人介绍称,从实际案例来看,很多借款人在仲裁的过程中会主动还款。“互联网仲裁的意义不仅仅在贷后,而是长久的合规经营和资金收益上。单是逾期用户因为仲裁的手段主动还款的数额,已经覆盖了互联网仲裁产生的成本,这从效果而言就已经非常有意义了。”

扫一扫,关注微信

安卓客户端

扫描下载安卓版APP

IOS客户端

扫描下载IOS版APP